1. 首页
  2. 外贸新闻
  3. 文章

印媒:错失比较优势,印度陷经济泥潭

印度《经济时报》网站10月17日发文称,由于不重视低技能劳动力产品出口,印度正错失真正的比较优势。贸易对印度是有好处的,错的是贸易的构成,因为印度贸易具有一种反常的“明显违背比较优势的特点”。全文摘编如下:

  印度2020年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可能低于邻国孟加拉国,随着这一新闻的发布,印度经济因新冠疫情陷入的低迷转为绝望。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更新其《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后,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考希克·巴苏在推特上发文说:“任何新兴经济体表现出色都是好消息。但是令人震惊的是,5年前(印度)还有25%的领先优势,现在却落后了。”

  哪里出了问题?无疑要归咎于新冠疫情。孟加拉国的新增感染病例在6月中旬达到峰值,而印度的每日新增病例在创下了所有国家中的最高纪录之后,现在才开始减少。

  财政脆弱、金融系统资金不足以及持续多年的投资恐慌,都将推迟印度疫后需求的复苏。更糟的是,即使没有这场疫情,印度最终也可能输掉与孟加拉国的竞争。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经济学家舒米特罗·查特吉和印度前首席经济顾问阿尔温德·苏布拉马尼安在题为《印度的出口导向型增长:典范与例外》的新论文中暗示了其原因。

  首先要考虑印度经济增长的例外性。孟加拉国表现良好是因为它正在追随以前亚洲四小龙的道路。其低技能产品出口的份额与其适龄劳动人口在贫困国家中的占比相一致。越南的份额略高于其人口占比。但两国基本都在效法中国。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孜孜不倦地保住远超其劳动力规模所能支持的低技能产品出口优势地位,以此保持国内生产总值的高速增长。

  然而,印度却反其道而行之,选择不去生产原本可以将10亿人口中的适龄劳动者吸收到制造业岗位中的产品。该论文的两位作者说:“印度在关键的低技能纺织品和服装部门丢失的产值达到1400亿美元,约为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5%。”

  倘若2019年印度计算机软件出口消失一半,那将会带来轩然大波。但这笔600亿美元的损失原本与每年放弃掉的低技能产品出口额不相上下。这是真实情况,却没人愿意谈论。决策者不愿承认,从未诞生——或是被迫关闭——的鞋厂和服装厂原本也可以赚取美元并创造大规模就业。这些岗位本来能够提供一条从农村永远迁居到城市的途径,而这是需要较高教育和培训水平的就业岗位永远无法做到的。孟加拉国适龄劳动妇女中有2/5加入劳动力大军,是印度妇女参与率21%的两倍。

  一个更大的危险是,政客们不是采取纠正措施,反而可能在过去的错误上变本加厉,通过自给自足寻求解救:“比孟加拉国还穷?没关系。我们可以设立进口壁垒,为国内经济制造产品。让我们用这种方式创造就业吧。”突然之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自力更生的口号在经济政策领域卷土重来。

  贸易对印度是有好处的。两位研究者证明,错的是贸易的构成,因为印度贸易具有一种反常的“明显违背比较优势的特点”。印度出口大量高技能制造业商品和服务,如计算机软件。但是,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现在正向其他处于劳动力频谱较低端的国家出让空间。这是印度的机遇所在,考虑到印度的竞争优势是其廉价、不是特别健康、也没有受过特别良好教育的劳动力。

  年复一年创造至少800万个就业岗位是印度的迫切挑战,也将是其走出疫情后最艰巨的难题。